想要成为一个,永远不用再说话的人。
Tree hole/Diary。
是自留地,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写在这里,留待若干年后看自己的乐呵。
谢谢你爱我,但请别怜悯我吧。
我不需要观众。

我要纪念一下这个!
这应该是我的个人长跑最快平均配速了!
而且跑完也不是很喘,腿也不是很酸。就超感动。
啊,你问我为什么只有半个操场?另外那半个操场在修教学楼……

学校真的非常过分,我肺都要给气炸了!
我们宿舍前段时间说不准在楼下放外卖,但因为监管也不是很严,而且只是放一会儿,我一般不会把外面卖留在楼下超过十分钟,通常是下课的时候正好接到外卖电话,我从教学楼走回宿舍就拿了。
然后今天我刚下课正好接到外卖电话,走回来才五分钟,宿管说保安把所有放在楼下的外卖全部扔了!
靠!他有什么权利扔我们的东西?!外卖不要钱的吗?
完了宿管还一直在楼下数落我们,说什么外卖放在那里那么久,你不吃就不要点外卖,点了又把外卖放在楼下半天不拿,宿舍楼下堆那么多外卖,搞得像外卖点一样,像什么样子。下次保安就在宿舍边上放一个垃圾桶,但凡有放在宿舍楼下的,全部给你扔掉。
我们不要上课的吗?11:40下课,点11:50的外卖,外卖提早送到我们有什么办法?怪我们咯?!
所以我现在中午只能吃几颗冬枣然后自己煮一块红薯,而且我还损失了二十几块钱的沙拉钱,我下午还有实验课,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站着两三个小时。
我现在气得想砸东西。

在我舍友吃着咖喱牛腩鸡翅煲仔饭的时候,我啃了14个冬枣当晚饭。
饿到要成仙了,关键是体重还不见掉🙃

决定要出本子就是在给自己找事做。
明明学业都忙不过来了我是怎么想的?
可是……啊,果然还是很希望能够做一个不考虑成本只考虑美观的本子啊。跟《林白的话匣子》一起做吧~
这一定是最后一本了,我保证。
嘛,如果能做成那必定会有莫大的成就感的。人总还是要趁年轻做点事的。
就是我约的G文G图都好豪华的感觉,还有封设排版什么的加起来……我已经不敢去想成本了【捂脸】

我为什么那么想笑😂
欠债还钱这个事还真是连器官水平都不放过啊

有时候人真的很简单也很啼笑皆非。

无论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觉得自己做了多少尴尬事、有多少让我自己都不想理自己的举动、我交友的习惯和与人说话的态度有多么不对,只要对方某一日突然主动找我聊天,不管是什么内容。

只要我是被人找的那一个,在聊完放下手机的那一瞬间,我就觉得原来我什么都没有做错,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臆想罢了。

不得不说,突然就开心起来。

突如其来的痛苦又席卷了我。

我在自己的通讯列表里翻了一转,最终还是只能点开跟我爸的对话框。

再是珍重的朋友,果然也不能像亲人那样肆无忌惮啊。

毕竟我会怕朋友烦怕朋友有事做怕我的车轱辘话没道理,但对着我爸一概不必担忧,抢话说也不用担忧对方的感受,只要把我的痛苦说给他听就好了。

对此我极端心怀感激。

要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,不讲什么家里人平安幸福之类的话,也不说什么自己身体健康之类父母一直在念叨我的话,而单纯只谈自己,那么必定是希望成为一个能用稿费养活自己的业余小说家吧。

就是那种,有自己与写作无关的本职(我猜大概是医生,小概率是老师),靠本职的工资糊口,但可以出版自己的书,有人很多很多人愿意看我的书,我可以用稿费养活自己但我就不,偶尔开开签售会,有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一些日常小段子,我的读者都嗷嗷叫甜或者跟我聊天。这样差不多就可以满足我——独立、虚荣心、自强、有值得自满也可以作为自我证明的一技之长、有一个可以表达自己所想所感且能得到回应的平台——这些所有的生命需求了。

拿不到奖学金也好、成绩常常挣扎在及格线也好、拿不到出国的机会也好、做不了行业顶尖的医生也好、没办法作为一个有才能的人被别人记取也好、哪怕在社区医院里当一个小小的全科医生都好……都没关系。

因为我实在是个愚笨的人啊,再不敢奢望在短处取得什么成就。

但只要我有这样一个立足点,我想我大概不会再去嫉妒什么艳羡什么或者痛苦什么了吧。

只要……不像现在这样……

天哪!新换的这个生化老师讲的也太好了吧?!整个人都焕然一新!!

童默白:



大家好~正值国庆最后一天,抽风的阿白我来搞事情啦~
事情是这样的: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最后两本本子放在宿舍角落里落灰,我觉得不能让它们糊墙,本子就是该到最需要它们的地方(?)去。
另外最近阿白好寂寞呀,要评论才能好【喂】
所以来抽个奖吧~
10.14 20:00截止,评论里抽两个人各送一本《the Sun of Darkness》,一个随机抽,一个抽我最喜欢的评论,邮费阿白出。希望大家都能够在评论里夸夸我~

#注意,单纯只是“拉低中奖率”之类的评论可是不会计算在内的哦#